從北京新發地到喀什疫情,疫情防控有五個規律!

  6月北京新發地出現新冠疫情,7月遼寧大連出現新冠疫情、8月廣東陸豐疫情、9月山東青島疫情、10月青島再次出現疫情、10月新疆喀什疫情……

  疫情不斷髮生,新冠疫情的防控工作,就像一場曠日持久的打地鼠遊戲,新冠病毒,就像狡猾的地鼠,時不時就試圖從哪個地方冒出頭來。經歷了這麼多次局部疫情,健康時報記者梳理總結,地方局部疫情防控,都有這些規律!

  第一,疫情初期發現1-2例病例,無症狀感染者居多

  綜觀幾次的局部疫情。在發現疫情初期,往往都是先發現1-2例病例,且無症狀感染者居多。

  6月11日北京市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通報,北京市6月11日新增1例確診病例。

  7月22日遼寧省大連市政府新聞辦通報,大連市7月22日新增1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,系海產品加工企業員工。

  8月14日廣東省衞生健康委員會通報,陸豐市排查發現1名新冠肺炎確診病例。

  9月24日青島市衞生健康委員會發布通報稱,當日發現2名裝卸工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,屬無症狀感染者。

  10月11日青島市衞生健康委員會通報,10月11日青島在對普通就診患者進行核酸檢測時發現2例無症狀感染者,排查密切接觸者時又發現1例無症狀感染者。

  10月25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衞生健康委員會網站通報,10月24日0-24時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(含兵團)新增報告無症狀感染者1例。

  第二,疫情發生後迅速大規模篩查,篩查能力大幅提升

  在發現疫情後,各地往往都會馬上進行密切接觸者流調、大規模核酸篩查。

  在北京新發地疫情期間,6月13日起對新發地等出現疫情的市場人員、周邊小區居民及全市各農貿市場工作人員約35.6萬人進行了核酸檢測。6月17日完成對大數據篩查的35.5萬涉疫市場相關人員的檢測工作。這意味着,7天之內,北京排查了超過70萬人。

  在大連疫情期間,7月27日,大連市舉行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介紹,6天時間,大連排查了超過168萬人。

  在青島疫情期間,從10月11日發現無症狀感染者到16日,不到6天時間篩查超過1000萬人。

  此次在喀什疫情發生後,喀什地區需檢測總人數474.65萬人,於10月27日17時,已全部完成全地區全員核酸檢測。這意味着從10月24日發現第一例無症狀感染者到7月27日,不到4天時間已完成474.65萬人篩查。

  第三,疫情發生後迅速進行管控,調整疫情風險等級

  在疫情發生,各地往往都會在第一時間進行交通或航班管制,之後迅速調整疫情發生地區的疫情風險等級,防止已感染的人員流出疫情發生地,以防蔓延至其他省市地區。

  6月11日發現北京新發地疫情後,北京西城區月壇街道、豐台區西羅園街道、花鄉(地區)鄉、房山區長陽鎮等4個地區疫情風險等級已升為中風險地區。6月17日,北京市有1個街道(鄉鎮)為高風險地區,有32個街道(鄉鎮)為中風險地區。同時北京前往各地航班大面積取消。

  7月22日發現大連疫情後,將大連市甘井子區大連灣街道、西崗區香爐礁街道工人村社區升級為中風險地區。7月25日晚11點,“大連發布”通報將甘井子區大連灣街道劃定為高風險地區,將西崗區香爐礁街道工人村社區、金普新區站前街道盛濱社區、金普新區站前街道楊家村、金普新區先進街道桃園社區劃定為中風險地區。同時第一時間向省內外其他城市推送涉疫企業近期離連人員信息,相關人員在當地得到及時有效管控。

  10月11日青島疫情發生後,青島流亭機場當日已取消(不含提前取消)進出港航班26架次。而13日青島流亭機場進出港航班累計已取消(含可能取消)110架。同時將青島市胸科醫院所在的樓山後社區定為中風險區域,青島市的其它區域風險等級不變。

  10月24日,喀什發現1例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後,當日所有始發到達航班均處於取消和返航狀態。隨後,10月25日24時起將喀什地區疏附縣站敏鄉、托克扎克鎮、吾庫薩克鎮、薩依巴格鄉疫情風險等級定為高風險,疏附縣其他鄉鎮疫情風險等級定為中風險。

  第四,疫情中後期新增感染病例減少,清零速度在加快

  疫情發展到中後期,大規模核酸篩查已基本完成,新增感染病例減少。綜觀近幾次突發疫情,從發現疫情到清零,速度正在不斷加快!

  6月11日北京發現首例新冠確診患者,到7月6日北京新冠零新增,歷時25天。

  7月22日大連疫情發生以來,到8月6日0時至24時,大連無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,歷時15天。

  10月11日青島胸科醫院疫情發生後,10月16日青島市衞生健康委員會通報,10月15日0-24時,青島市無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。

  第五,疫情後期追溯病毒源頭、查找零號病人

  當然疫情清零結束後,溯源查找病毒來源,追查零號病人的工作還在繼續。2020年10月17日健康時報就曾報道疫情結束後,國內六地新冠疫情“零號病人”仍未確定。病毒溯源到底難在哪?

  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的吹風會上,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所所長金奇也曾表示,零號病人是疫情的追溯不能迴避的問題,也是非常難的科學問題。溯源難在需要大量的工作,多學科交叉,包括計算生物學、生物信息學、流行病學、分子流行病學等,這些學科綜合所得到的線索,交織成互相印證的網絡。比如一個人是無症狀或者輕微症狀感染者,根本就沒有看醫生,如何確定他就是零號病人?甚至他可能是零號病人,你去問他,他本人還要否認,也沒有就醫的記錄可查。就算運用血清流行病學進行追溯,A和B兩個人都是IgG陽性的話,在沒有其他信息的情況下,也無法辨別誰更早染病。

原標題:從北京新發地到喀什疫情,疫情防控有五個規律!

責任編輯:林鴻偉

看天下

讀懂中國放眼全球 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